永州网

以堵为题目的作文

Subor 2021-08-23 13:18:11 热度:9024°C

【篇一:以堵为题目的作文】

凌枥珊

我还是停住了脚步。

我轻轻向着门内睹了一眼。秋日午后,曦日灿烂,橘黄色的阳光扫进屋内。抬眼看向门框——绘画室。那金色的三个小字惊起我心中小小的波澜,越跳越显得堵塞。我僵硬地抬脚踏进,四周土灰色的墙壁上陈列着色彩斑斓的画作,但我却无心理会比较。我走马观花地掠影,终于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看到了一个熟悉的样子。纸有些泛黄,一旁爬着小小的几个字。

——那是我的名字。

心却越来越堵,超过我发现这个名字时的喜悦。激起一番回忆。记得当时老师告诉我去参赛,我的心是有多么激动啊。我手捧着老师给的画纸,翻出我不算新的颜料工具,用铅笔在纸上细细勾勒我想到的一切。再托举着调色板,用已变成暗灰色的笔头蘸取小块颜料,一点一点的着色,每一笔、每一划的鲜艳都承载了我的心血。我举着那张画纸举到阳光下,看被阳光弄淡的笔画,有难以喻的开心。

我满心欢喜地手捧着画纸,像捧着一个无价之宝,再欢喜地把它交给老师。“嗯,画的还好,辛苦了。”明明知道老师带着一种不想让我失望的敷衍,但是我已经对这种的简单的回复所感动。

我回应了一个笑容。可越想又有些苦笑,明明我很努力地去画了,我努力克制着我内心底的这种负面想法。坚信着一分耕耘,一分收获。自己努力了,就会有结果的。但时间几乎让我心灰意冷,我不记得我等了多久,只记得过了好久,老师终于把那张奖状递给了我。我摩挲着那光滑纸边缘,对着纸上大写加粗的“三等奖”眨了眨眼睛。我兴奋地谢了老师,捏着那张奖状三步并两步地走到学校主路干旁摆着的获奖名单中,在三等奖的名单中看到了我的名字。随即又跑到另一旁列出的画纸一栏中,却找了半天也没看见我的画纸。一定是忘了放上去了吧。我这样安慰着自己。却只是得到了老师的一句“道旁边的画三等奖只放了十张,没放上去也没办法。”心中瞬间被一盆冷水冲醒,只讪讪回了句“哦”。

我小心捧着那张奖状回去,尽管得知了自己的画被放在学校的画室里,但我依然没有去看过,因为在我心中,那不该是它该待的地方,独使那里成为我心中的一堵墙。

我踏出画室的门,这里又变回了那副安宁、无事的模样,那是承载着我的心血与失望,随着门堵上。下午的烈日将近了。

我重新关上了我心中的那堵门。

【篇二:以堵为题目的作文】

朱心悦

那一刻,许是自责,许是惋惜,心里被异样的情绪填满,很堵。

以堵为题目的作文

秋至,天蓝,日明。阳光透过树叶间斑驳的空隙洒在身上,暖洋洋的。又是阳光明媚的一天,我和妈妈去外婆家吃饭。

这是一排老房子,连名都没有,外观简单到只有水泥的颜色,门前,是一排自行车库。唯一的好处可能只有楼房不高,老人家上下楼方便。这是我外公外婆住了40多年的地方。

“妈,开门!”妈妈敲了敲门,喊道。但是许久里面没有回应。我较用力地拍了拍门:“婆婆!”“来了来了。”婆婆终于回答了。他们年纪大了,耳朵已经听不清了。

这间房,不大。吃饭前,我去厨房洗手,走了几步,发现地面竟然还是凹凸不平的,哪天不会塌下去吧?我摇了摇头,这样的房子实在是太旧了。

“来,帮外婆把手机里的短信删一下。”我“哦”一声,接过婆婆的翻盖老年手机。“咦?我给你发的生日祝福短信你没看呀?”我惊讶地把手机给婆婆看。“婆婆不知道怎么看。”一种异样的情绪蔓延在我心中,“来,婆婆。我教你怎么删。”我边操作便跟她解释着,手机里有一百多条垃圾短信,示范着删了一个后,我问她:“会了吗?”她却是懵懵懂懂地说:“会了会了。”“试着删一个?”“哎呀,婆婆年纪大了,接受能力差,你还是帮我删吧。”

心中,仿佛被难过堵住了。

吃饭时,我问妈妈:“为什么不给外公外婆用智能机啊?”妈妈夹菜的手顿住了。“嗯?怎么会想这个问题?”对啊,我怎么会想到这个问题?我在心里问自己。可能是看到奶奶爷爷换了智能机就想到外公外婆了吧,可能是看着老年机觉得太落伍了。

现在网络发达,老年机已经淘汰了。之前,奶奶爷爷和外公外婆一样,用老年机,但是去年,他们也跟上了时代的步伐,时髦地拿着智能手机,刷微信,看新闻,吃饭时跟我们讨论着哪个APP好。当时想起外公外婆,心里是有感触的。

妈妈可能看出我在想些什么,没有打扰我。婆婆开房门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,“和你妈妈多吃点菜。”婆婆指了指她花了心思烧出来的菜说。“婆婆,家里有个智能机没用,你把老年机换了,用那个手机吧。”我知道她不会买新的手机,只好这么说。“不要不要,婆婆用手机只要通通电话就行了,不需要那种手机。”婆婆连摆手,然后进房间去了。“其实你外公外婆只是因为用智能机花的钱多,才不愿意换罢了,他们生病花了很多医药费,经济条件没有你奶奶爷爷好,又很节约……”

心里,好堵,好涩。

【篇三:以堵为题目的作文】

胡烨

乡下隔壁不声不响搬来一户人家。

爸爸请来木匠敲敲打打,再砌一堵墙,而隔壁也不经意地叠高了墙头,这使喜好清静的我家宽心不少。尽管如此,我们还唯恐隔壁是个“不甘寂寞”的主儿。

然而担心是多余的,隔壁比我家更好清静,似乎连吃饭刷锅都悄无声息。偶尔有客来访才听到一点开门声,伴着寒喧。

相比这下显得闹腾的,倒是经常来我家的淘气表弟,一会儿跟着旋律大唱流行歌曲,一会儿又把地板踏得咚咚响。我们在对隔壁人家甚觉满意的同时,也为自家破坏了这安谧详和的气氛而略感愧疚。

初夏,院中的丝瓜不安分起来,尽管搭着架子,它还是舒展着枝丫,胡乱爬上去,有几根藤蔓攀上了中间半墙,肆无忌惮地将头探进隔壁院里,似乎想窥探什么。爸让妈把藤蔓扯回来,免得时间长了不好收拾。妈却“嗯啊”应着,一拖再拖。

有天早晨,我突然发现,从那边也钻过来一些嫰茎,试图与丝瓜藤亲昵。我找来木棒,小心谨慎地反丝瓜的藤蔓扯开,撂过半墙。过了几月我瞥到墙头已是一团朦胧的绿,走近一看半墙上的绰约的叶片含羞地在耳鬓厮磨,新旧伙伴的幽幽绿意,我心头涌动着。藤终归要缠缠绕的,我们控制不了,随它去吧。

绿意盎然,簇拥了两家墙头。

盛夏了,爸妈商量如何解决爬过来的葡萄,无论如何,也应摘下给人家送去。

以堵为题目的作文

恰在此时,邻居先把长得熟透的丝瓜送了过来,此等巧合默契,反使两家都不好意思,最后达成协议半墙那边的丝瓜归隔壁享用,半墙这边的葡萄归我家所有。这样隔壁主妇还一个劲儿说她们占了便宜,不好意思。

不久,隔壁传来酷似拉锯的二胡声,听说,邻居家女儿参加了二胡兴趣小组,这一来,我们两家扯了个平,我家心安理得了,不知不觉邻里之间又营造了另一种和谐的氛围,表弟嘴上说不爱乐器,但隔壁一响起二胡声,他的脚就不由自主地往那边挪,去隔壁找表弟总要一拉弧一阵子。

夏雨,缓缓流过墙瓦,流进两家人的心……

【篇四:以堵为题目的作文】

张羽灵

忆起童年的那条小道,极尽狭隘,背面却有我的整个世界。

儿时的那条小街,人很少,我家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,很小也很温馨。我最盼望的不过是星期六的下午,溜出家门,找那条小道。

小道在奶茶店和小商铺的中间,非常狭窄,成人是过不去的,我们尚还可以。我常常买一杯奶茶或是一把泡泡糖,钻过小道,会会伙伴们。

那是一片草地。四周有粗壮而低矮的树。我们有时候会爬上树丫放哨或者吃零食。这个“世界”只有东北角的一片灌木我们不敢去,那里据说有蛇。但这片草地依然算是我们心中的那片桃花源了。

“林尽水源,便得一山。山有小口,仿佛若有光。便舍船,从口入……”小时候的我,摇头晃脑地读《桃花源记》,什么都不懂,只是莫名想到了那条小道。便钻进小道,把这篇古文拿给朋友们看。大家笑了一番,说道:“那我们也是村民了吧!”邻居小楼因为父母是农民,大家便说她才是村民。小楼嘴上喊着再也不和你们玩的话,第二天再见到她也丝毫不会感到惊讶。

但我没有等到小楼再回来,第二天我们家就离开了这里。我住进了一栋高楼中,周边没有了那家奶茶店,看不到店主那热情的微笑,那路过时总会点头的胖叔叔,也再看不见路边的白猫“叮当”。课业逐渐繁重,我戴上了眼镜,一日一日埋头在书桌。

突然想起了那条小道,想起了小楼和伙伴们,不由得惊慌起来。我的心底忽然有大大的不安,迫使我急切着要回家。妈妈奇怪道:“家?这儿不是你的家?”看着我焦虑的眼神,她恍然大悟,说:“原来啊,是好久没去看看了。”父母是宠爱我的,当天下午我们便出发了。一路的欣喜、雀跃与紧张交织着,我终于到了老家前。

我惊住了,这不是老家!奶茶店变成了美容院,小道也被一堵墙堵住了!我再看不到那头的盈盈绿草,听不到小伙伴欢快的笑声。我扶住那堵墙,不由的泪下。小道被堵住了!我的童年被堵住了!我再也回不去了!

默默地回到了家,我沉思。那墙,堵住的是过去的我,是无忧无虑的岁月,而现在,我要脚踏实地,坚定的走向未来!

【篇五:以堵为题目的作文】

殷佳钰

那天晚上,读到书中的词句:

“我记起那天,一盏昏黄的小灯,将他远去的背影拉得老长老长。就像一堵墙……”

难以名状的忧伤弥漫开。我想着,我安静的回忆,那里,一个个模糊了又空白掉的背影,堆砌成坚硬无形的一堵墙,守护着旧的时光。在遥远的小路上,我看见祖父,背着我的小书包,回过身来笑着朝我招手。

儿时的记忆里,祖父一直是慈爱的。他做了几十年的老师,在我面前却没有半点架子。我喜欢玩“骑马马”,他便一次次把我背起,高大的身躯弯成精美的弧。他笑呵呵地听我命令,前进,左转……“小心摔着。”他总是回过头来,这样对我说。我却安心地闭上眼睛,兴奋得忘乎所以。对于小小的我来说,祖父宽阔厚实的脊背,就像一堵高大的墙。

我慢慢长大,进入学校,神气活现地戴上了红色的领巾。那时,已经退休的祖父天天来接我放学。雨天,他一只手撑伞,一只手紧紧搂住我,让我靠着他高大的身体。我们慢慢地走。(很多年以后,我才知道,那把伞大半都偏向我这边)我一边摸着两边干干的衣服,一边听着头顶滴滴答答的雨声,便开心地认为,祖父真是一堵墙,是一堵,可以为我遮风避雨的墙。

我平淡而温馨的童年,就在这堵“墙”下度过。我渐渐长大,而这堵墙,却一天天地矮下去……偶尔会感叹,老下去,真是一瞬间的事。

最初意识到这一点,大概是三年前的一个傍晚。那是初秋时节,残存着夏意的晚风暖融融地拂过发梢眼角。是很不错的天气呢。我和祖父走在回家的路上,他背着我的书包。

以堵为题目的作文

我一如既往地缠着他说话,走路时带点蹦跳,像只快乐的小鸟。他只是听着,脸上挂着宠溺的微笑,一如往常。当时我家在五层,需要爬楼梯上去。我欢欣雀跃地打开家门,却发现身后的祖父已是脸色刷白。

“怎么了爷爷?怎么了?”我手足无措地呆在原地,咬着嘴唇,差点哭出来。“没事。”祖父顾不上额上的大滴汗珠,只坐倒在沙发上大口喘气,“人老了,不中用了……”我看着眼前的祖父:头发花白,脸上手上也淡淡地布着老年斑。他真是老了。

可是我的祖父,他怎么会老?他明明,是可以为我挡下风雨的那堵墙啊……我别开眼神,心里五味杂陈。我的那堵墙,塌了。我的心满目荒凉——我以为,从此再也没人护着我了。可是那天晚上,我在被窝里,却亲耳听到一句,“我不能老啊,这副身子,还要撑些时候……我的孙女,还这么小。”听到这里,我忍不住哭出了声。

那天之后,祖父还会去接我放学,可是我走得很慢,也不让他背书包了。我亲爱的祖父……虽然他已不复当年的高大康健,虽然他已不能为我遮风蔽雨,可他仍然是我的那堵墙。是那堵在心底深爱我,在背后默默支持我的墙。

深夜,祖父喜欢傍着明月读书,温凉月光照进房间,他的影子高大得像从前,像堵墙一样。

他不会知道,这一刻的我,一样在读书,却想起他来。

【篇六:以堵为题目的作文】

李芮

成长的过程中,难忘的只是那么一点点。

爸妈总是会这样说:"你的性格像谁呢?我们两个的性格可不是这样儿。"我总也会这样回答:"我怎么知道,我怕不是你们亲生的吧?"说完便哈哈大笑起来,因为他们知道我是在开玩笑。

不知从何时开始,我总是能听到这样一句话"还是爱堵气"。

直到小学,我也总能听到爸妈以抱怨的口气说那句话。

直到有一次,我感受到了,我不应该堵气。

在我上小学的时候,总能听见爸妈说:"你看看人家学习那么好,也不总想着玩,哪像你,唉。"这大概就是别人家的孩子吧,我已经很努力了,但也能听到这样的话。

平常,我都只是一笑而过,可是真有那么一次真正伤了我。

有一个与我年龄相仿的女孩子,她是爸妈朋友家的女儿,但,我与她并不熟。

那天她与他爸妈来我家,我当时正在房间里,听到有敲门声便走了出来,她爸妈说:"我们今天有事要回她奶奶家一趟,不方便,他得回去把它先放在你们这儿,晚上我们就来接他,好吗?"妈妈愉快的答应了,让我与她一起玩,我自然是乐意的。但他却因为害羞不愿与我玩,我也并没有再说什么,便回房间了。

没过多久,我出去倒杯水,打开房间,看见妈妈正跟他讲话,问他看看电视,吃不吃水果,把电视给他打开了,还把我最喜欢吃的一种饼干给他,平时只允许我吃一块,我小孩子的脾气又犯了,觉得妈妈不爱我了,我关上了房门,反锁了起来,躲在角落里哭泣。

到了吃中饭的时候,妈妈喊我吃饭,我说:"我不饿,不吃。"妈妈也没有再问,到下午2点多钟的时候,我的肚子开始饿了,但是并不想说,妈妈来开房门开不过来,于是就找来了钥匙,打开房门看到了我,说:"你是不是又赌气啦?我说是又怎么样?凭什么你对他这么好,平时你都不让我看电视,饼干也不让我多吃,为什么?"妈妈说:"人家是客人,人家是妹妹,你是姐姐呀,姐姐怎么能生妹妹的气呢?人家是第一次来,而且他妈妈托我照顾的,怎么能不照顾好呢?你说是不是啊!"觉得妈妈说的有道理,妈妈说饿不饿?我点了点头去吃吧,在外面都给你弄好了,把眼泪擦干了我点了点头。

吃完后,与她玩了起来,那次之后,我不再经常赌气啦,但有时会,童年的堵气,回头看,只不过是一场浮云罢了。

网友评论:

相关阅读
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