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州网

堵作文记叙文

若水伊人 2021-08-23 13:18:22 热度:8475°C

【篇一:堵作文记叙文】

薛储焱

又过了一个星期,周末回家,母亲早在门口等着了。

看见她依门而立的身影,我有些感动,但很快又平静下来,一如寻常地走到母亲面前,淡淡地说:“妈,我回来了。”母亲接过书包,把我迎进屋里,餐桌上早就摆满了各种好吃的。

晚饭后,我在自己的房间正听着音乐,母亲把晾干的衣服抱进来,坐在我的床上,慢慢地叠着,忽然对我说:“你看今天的天气挺好,要不……”“嗯。”

我的耳朵里灌满了薛洋的声音,并没有完全听清楚母亲的话,只是习惯性地应了一声。母亲顿了顿,又继续说道:“要不我们出去走走吧,别老闷家里头!”

我不乐意,便找了个借口推辞。“老师留了好多作业,而且又要期末考试了,不想去。”

母亲不再言语,有些魂不守舍,把叠好的衣服翻开又叠,叠了又翻开,好像要弄出个世界上最完全的叠法。见母亲没有离开的意思,我回头看了一眼,她没抬头,但表情凝重。母亲膝上摆着的是那件我最喜欢的毛衣,她正用手轻轻地摩挲着。看到这一切,我的心像是被什么堵着似的,闷闷的,很不好受。

明明只隔了一张床,可我总感觉有一堵无形的墙堵在我们之间,堵在我的心上。

我开始有些后悔拒绝了母亲。

久久地,我们都沉默着。

望着母亲瘦瘦小小的身影,想想这些年,自己可能连自己都没觉得那颗心在不经意间已经越来越远了,窗外一缕缕月光透了进来,碎碎的,落在母亲身旁。一些白发在光影下显得尤为明显,一闪一闪的。有那么一刻,真的好像意识到母亲老了,真的老了。

“妈!”“怎么啦?”“没事,就是想喊你。”母亲转过身,笑了。我与她之间的那堵墙在顷刻间化为虚有。我帮着母亲把叠好的衣服抱进柜子里,看见她转身,顺手握住她的手,母亲一脸惊奇,又一脸高兴。“妈,要不我们出去走走吧!”“好啊。”

路灯下,两只牵着手的影子被拉得很长,很长……

或许,当那堵无形的墙堵在我们心上时,不用过多隐藏,顺从自己心就好。

【篇二:堵作文记叙文】

邬丹

秋意已至,但那里,却依旧绿意盎然。

抬头望去,藤叶似乎更茂盛了,枝枝叶叶,缠绕了整堵墙。明明已经入秋,而它,却丝毫没有凋零之意。

独自一人在家中,偌大的房屋里有些空荡,心也随之空荡。时钟的滴答声,在屋内回响。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逝。

仔细倾听,远处仿佛传来脚步声,许是外公回来了。打开门,果真是。刚刚从田里干活回来,肩上还挑着一担豆子。原本有些驼着的背,在沉重的担子下,更驼了。

堵作文记叙文

他轻轻放下担子,用手擦去了额上的汗,衣服已被汗水浸湿。我连忙递给他一杯温水,并拿毛巾给他擦汗。虽已入秋,但阳光还是那样的火辣。沾满泥土的手,早已爬上了岁月的沧桑。即便如此,脸上却仍然挂着笑意。

餐桌上,两人对面而坐。桌上只有简单的几盘菜。耳边只传来筷子与瓷碗的碰撞声和咀嚼声。偶然间交谈几句,也只是几句,便停了。屋内异常安静,空气中弥漫着一丝尴尬气息。几番想找些话题,却始终没有找到。

屋外那堵墙上的藤叶,似乎有些远。午饭后,还未休息一会儿,他便又挑起担子,准备去田里。我连忙去阻拦,让他歇会儿再去,他却向我投来一个微笑。他就是如此,不管多苦多累,从未抱怨过,仿佛他能扛住任何事。

午时的阳光依然那般强烈,耳边貌似还遗留着夏日的蝉鸣声。阳光撒在他身上,笼罩着他。无意间,却瞥见他脸上有闪闪发光的东西,是还未干的泪痕。他,哭了?望着他逐渐远去的背影,有些震惊,不敢相信。那堵墙上的藤叶,有些焉了。

自从记事起,他的脸上只是挂着笑意。只有我犯了错,他才会严肃起来。但,我从未见过他流泪。我一直认为,他就如那堵墙上的藤叶般,即使风吹雨打,也不会凋零。他流泪的原因,我自然不知,因为我根本不了解他。

不禁怀念起儿时的时光,虽然平淡但却美好。那是的我,仿佛是外公的影子,他去哪我就去哪,整天形影不离。有时只需一个眼神,便能得知各自的意思。而如今,与他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少,共同的话题也寥寥无几。心与心之间,无形中,似乎有了一堵隐形的墙,在慢慢地加厚。

习惯了他表面的坚强,却不知晓他内心的脆弱。来到屋外,那堵墙上的藤叶又恢复了原有的生机,缓缓地将墙上的空隙堵上。

微风拂过,那堵墙上的藤叶,似乎更远了。

【篇三:堵作文记叙文】

陈晨

皓月当空,歌声袅袅;漫步后海此乐何极。

刚来到后海便被这儿的热闹所吸引……

霓虹灯散发着温馨的气息,暖黄的灯光使人逐渐融入这个喧嚣的城市。月光洋洋洒洒落在湖面,几只小舟在湖面荡漾,漾起圈圈涟漪。拱桥边的柳树被晚风轻抚,在用细长的柳条与人招手呢!对面的餐厅传出悠扬的乐曲,让人只想静静的躺在长椅上聆听……

还没真正步入后海,就在一旁被堵住了,人影横斜,脚步凌乱,水泄不通。一股脑儿的向前走。有的把手使劲向前伸,身子却卡在人群里,有的不失时机地从空隙里悄悄溜走,还有的在推搡他人,好让自己先走。

这样一来营造的静谧全被拥挤散了,将就着在旁边看些边边角角的风景。还是那么嘈杂,乐曲也不再动听,仿佛在制造噪声,这还是刚到后海时的后海吗?到是怀念刚刚走过的小巷。

四周漆黑,洁白的路灯,勉强能看得清路。四周静静的,几只夜猫在轻声呼唤自己的同伴,生怕打扰了这安宁的氛围。脚步在放慢速度,似乎想多享受这来之不易的宁静一般。两旁的四合院散发出幽森,古朴的气息,如痴如诉般的讲述多年的事情。

夜很深,月很寂寞。比起后海,一方是热闹的仙境,一方是冷清的暗市。

思绪被前方的争吵声拉回,在人海中穿梭寻觅一方安谧的天地。

堵作文记叙文

在一处找到个小茶馆,临窗而坐,喝着酸甜的花果茶,心中的郁闷逐渐化开。静等外面的嘈杂声停止,渐渐低沉,已是深夜。

街上还有为数不多的几人,大多进入餐厅,屋内,服务员与顾客在互相交流着,几个人因为没地方入座在与人争吵,商贩不失时机地进店做生意,使乱更乱。有些人受不了了,直接摔杯而去。外面不再拥堵,而里面却像与外面调换了一般。何止是路被堵塞,人与人心灵之间也筑起了一堵高墙。

忍受不了隔阂就离开了后海,离开了堵的世界,离开了漫天的喧嚣……

明月如初,后海何时又能如初……

【篇四:堵作文记叙文】

丁鑫

可能是时代的差异,您和我对事物的理解完全不同,您的行为造成了我心中的墙。

我的奶奶出身在50年代,那个年代每家基本上生活都有困难,所:奶奶一记事开始一放学就回家种地,无论春夏秋冬都在辛勤的耕种,所以导致了您到老年时期的腰痛与灰指甲。

奶奶身高在那个时代算高的,头发黑色和白色都有,双手的老茧是您以前日日夜夜耕种的印记,是那个时代人们为了生活下去的唯一手段——耕种。

前两年,我的心就开始堵了。

您经邻居介绍去坐电疗仪,奶奶听别人说能治腰腿酸痛,血压一下就能降下来,消除癌细胞……一听就知道这是一个虚假传销,说一些老年人听不懂的专业名词,引诱老年人上钩。

人总是不想去世的,奶奶就去试一下,据奶奶说可以治腰痛,坐了几天,奶奶觉得腰比以前好多了,其实都是心理作用,我平静的对奶奶说:“这东西也不要买,买了也没有用。”可奶奶十分固执,家里的人都不赞成她买,但她偏要买。

爷爷对父母和我说:“她平时没多少爱好,她这样年也十分勤俭,就买吧,给它当一个爱好吧。”于是同意买下了一台机器。

自从买了回来,我的内心就像巨石堵住了一样,只有一缕光芒射进来。

每天早上奶奶烧完早饭,便准时去做电疗,把那里推销产品的放家里带,那边推销的产品千奇百怪有:蜂胶肥皂,牦牛骨筷子……这些东西哪里是正宗的?都是一些假冒伪劣产品,可奶奶认为这些东西都是好东西,蜂胶肥皂,用蜂胶做的怎么可能白送肯定是假冒的。但我心里知道奶奶想活的更长久一些;想不要每天活的那么累;想让身体更健康。

但最近一次我的内心那一缕光也被堵住。

暑假时太阳悬挂在天空,烘烤着大地,人们只要一出门,走几步路,头上就都是汗。

即使是这样的天气也阻挡不了奶奶的固执,这次不是去做电疗,而是去做灰指甲。

每个星期奶奶定期去做灰指甲,就是把灰指甲变成健康的指甲,但是那个滴的药水刺激性气味太重,我和父母担心奶奶原来的病情加重,她也不听。我自己内心也知道奶奶不想把灰指甲传染给我们,出于她的一片好心。

果然最近,奶奶因疾病复发去上海接受治疗……

可能是因为您的固执造成了我心中的堵,但等您恢复好的时候这个堵自然会解开。

【篇五:堵作文记叙文】

潘毅

如果把生活比作一堵墙,那么困难险阻便是墙上的大大小小的洞隙。

一个夜晚,墙壁上时钟的时针已指向十一。明亮的灯光直照在试卷上,发出白光,让我感到一丝丝不安。桌上的书本、试卷杂乱地堆放在一起,我没心情,也没那个时间去整理。

此时的我正咬着笔帽,紧盯着数学试卷最后一题的题目,仔细地思考着解题思路和过程。偶尔也会在草稿本上画两个图,但仍然以一个大叉结束这个思路。这道题怎么这么绕?我默默嘟囔着。

我感到不适,心底犹如完整的一堵墙被凿了几个洞隙一般,而却无能为力。

我深知,已经无法从正常途径中获得答案了,得另辟途径。

我翻开了拓展作业和答案,对照着,尝试寻找答案,但依然一无所获。

“妈妈,借你的手机用一下。”我回过头对坐在远处的妈妈喊道。意料之中,回复是“不行!自己想”。我离开座位,快速地走到妈妈身边,伸出手,恭敬地说:“只用一小会,查完一道题,马上还。”她把脸一放,坚定的眼神咄咄逼人:“查了,答案终归不是你的,那么做题还有什么意义?”我欲言又止,只好缓缓地走回到座位,再看看又密又长的题目,脑袋里一片空白。

怎么办?既然没有途径可以辟,那么不辟不就得了。

我打算放弃。不知不觉,妈妈来到我的身边:“快点,还有一题了。”我耸耸肩,有气无力地回应:“这道题可没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。”妈妈笑而不语。我指指这道题,再次强调:“这道题是真的难,求你放我去休息吧。”她又强词夺理:“真难就是不够难!”我无言以对,只能埋下头……

看看那纵横交错的图形,那密密麻麻的文字,似乎都在笑,都在嘲笑。我抬起头,透过窗户能清楚地看到对面楼房,亮着灯光的窗户所剩无几。

我暗暗发誓:绝对要把这个“洞隙”堵上。

困意如约而至。

堵作文记叙文

我没有多想,离开座位,来到厨房,泡了一小杯雀巢咖啡,也没去细品,一饮而尽。我深吸了一口气,平缓内心的不平静,继续拾起笔,全身心投入到题目中。第一小题的答案似乎可以为第二小题所用,第二小题的结论似乎可以搬到第三小题……

渐渐的,思路开始变得清晰,过程和答案在试卷上清晰地呈现出来。灯光似乎也变得柔和起来了。

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,我暗自窃喜。

有洞隙的墙不是完整的墙,我们应该去堵。否则它们会不断地阔大,直至墙垮掉的那一刻。

【篇六:堵作文记叙文】

夏侯凉越

这堵墙知道,他定是把它记住了的。

这堵墙在老西门桥,也就是宝成桥的最里边,旁边是忠义坊,现在还有。外公说这墙在以前就像丹阳的城门一样。墙外的戎马战争,在这堵墙的背后,连气息都荡然无存。

墙周围的卖菜的商铺,已经搬了不少家,原本生机勃勃的街道变得清冷了不少。这些小店的门都紧闭着,地上还有没有被收拾的菜叶和掉落的树叶。

“这墙马上要倒咯!”一个老爷爷在墙下叹道。认得这位爷爷,去年暑假里每次和外公来这儿买菜,都能看到他的身影。他似乎每天也是无所事事的,拿着小板凳,旁边放着一个收音机,坐在墙旁边,似乎是在和墙一起聆听的。眼睛眯起来,向着太阳,惬意得很。

今年暑假刚开始的时候,去过一次。风吹得树叶沙沙作响,几棵弱小的树枝被吹得摇曳。那堵墙静立在那,像一名训练有素的士兵一样纹丝不动。走到桥的最里面,外公看了一眼那堵墙说:“这堵墙马上也要被拆掉了,我”嗯“了一声,望着那城墙。像是一位风烛残年的老人,高大伟岸的身躯,在这些字眼变得渺小如尘埃。

又看见了那位爷爷,他搬着个板凳,戴着一副老花镜,手里拿着分报纸,嘴里还时不时的读出声来,仿佛是读给这墙听的。那位爷爷与城墙像是互相陪伴过彼此的朋友、或是亲人吧。阳光洒在这城墙上,那位爷爷徐徐地摘下眼镜,眯着眼睛,向太阳。

前几天又去了那边,施工的东西已经被拿掉了,那片地方也彻底换了模样。最里面的那堵城墙变成了同它一样高大的城楼,对我而言,有些陌生。原本的石板路也变成了柏油大道,只有在那城楼周围还有一些与原来相似的石板路。仔细一看,那石板路是人工做出来的,一看就知道。

正要往回走,又看到那位爷爷,是要回家的样子,他望着现在城楼的地方。这回手里什么也没拿,只是边走边看。

他似乎是想要努力回想起来,那堵墙原来的模样。

网友评论:

相关阅读

推荐阅读